清洁工捡300万金饰可能判无期 9成网友称非盗窃

2009-5-12 9:50:21 天天新报   字号控制:[ ]

 

天天新报5月12日报道 据《广州日报》消息, 这是一起堪比许霆案的经典案例:月入仅千元的机场清洁工,竟然在垃圾桶旁“捡”到一箱价值超过300万元人民币的黄金首饰!令人吃惊的是,这种“当头鸿运”对这个“幸运儿”来说,却竟然是一个噩梦般的开始。

因为这笔横财的主角,40岁的清洁工梁丽,有可能要被司法机关以盗窃罪进行起诉,一旦定罪,因为数额巨大,梁丽要面临的最高刑罚是——无期徒刑!是“捡”还是“偷”,成为该案的最大争议点。目前,案发5个月后,该案还在补充侦查阶段,检察机关仍未确定以什么罪名对梁丽进行起诉。

在垃圾桶旁“捡”到小纸箱

案件的主角梁丽,女,今年40岁,是河南开封人,被刑拘前是某清洁公司员工。案件发生在去年12月9日,当天上午,梁丽如常在机场候机大厅里打扫卫生。当她第一次走到19号登机柜台时,看到垃圾桶附近有两个女乘客带着一个小孩在嗑瓜子,他们中间有一辆行李车,车上放着一个类似方便面箱的小纸箱。梁丽第二次来到19号柜台垃圾箱旁,看到那个小纸箱还在行李车上,就把小纸箱当作丢弃物清理到清洁车里。

此后不久,梁丽在卫生间告诉自己同事,称其“捡”到一个纸皮箱,里面可能是电瓶,如果有人认领就还给人家。梁丽的同事马某和曹某打开纸箱后发现里面竟是一包包的黄金首饰,两人取出两包首饰一人分一半后就离去。

快下班时曹某告诉梁丽她捡到的纸箱内装的可能是黄金首饰。梁丽不信,觉得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可能没人要,中午下班后梁丽就把小纸箱带回家。

首饰价值超过300万

到了下午4时,梁丽同事曹某在她出租屋楼下喊,说你捡的东西,人家失主报警了。梁丽告诉曹某,说明天上班交上去不就行了。傍晚约6时左右,两个人来到梁丽家,说他们是警察,问她是否捡到一个纸箱。梁丽确认他们真是警察后,就主动从床下拿出纸箱交给他们。警察把梁丽一家人带到派出所。

经鉴定,梁丽处找回的首饰均为足金首饰,总重13599.1克,价值人民币2,893,922元;在曹某、马某处找回的黄金首饰分别价值106,104元和66,048元。

案发后历时半年尚未起诉

目前,梁丽案最大争议是对梁丽以非法侵占罪起诉还是以盗窃罪起诉。两者差别非常巨大。构成非法侵占罪,最高刑期是有期徒刑5年;构成盗窃罪,最高刑期是无期徒刑甚至死刑。

深圳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后,以涉嫌盗窃罪把梁丽案移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。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认为以盗窃罪起诉不妥,遂移交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。而宝安区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却仍倾向于梁丽涉嫌构成盗窃罪。现此案已发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。

【专家意见】

梁丽案可以写入法律教科书

梁丽案用什么罪名进行起诉,在法律界引起了极大关注。深圳大学法学院教授吴学斌博士认为梁丽案“是一个可以写入教科书的经典案例”,吴教授已经把这起尚未起诉的案件搬上了课堂,由学生们进行讨论。

吴教授认为,梁丽的行为只是涉嫌构成侵占罪,而不应定为盗窃罪。这可以从3个方面来判断:

首先,梁丽是否具有盗窃罪的故意?因为按照案发过程,可以看出梁丽以为那个纸箱是他人遗弃物才拿走的,她也没有认识到那个纸箱里面可能装有的是数额较大的财物,因此梁丽不具有盗窃罪的故意。

其次,对于梁丽事实认识错误的行为如何处理?梁丽误以为纸箱是他人的遗弃物,对于这一事实认识错误,刑法中通常的观点:如果行为人想犯轻罪而事实上犯了重罪,如果这两个罪同质的话,那么,也只在轻罪的犯罪内成立犯罪的既遂。因此,当梁丽误以为是他人遗忘或遗弃的财物,但事实是他人占有的财物,充其量也只能在侵占罪的范围内成立犯罪的既遂,而不可以按照盗窃罪来处罚。

最后,梁丽把这些财物拿回家,是否属于“拒不交出”情节?一般认为,侵占罪中的“遗忘物”指物主有意识地将所持财物放在某处,因疏忽而忘记拿走。本案中纸箱显然是失主因自己一时疏忽而遗忘在行李车上,并实际上临时脱离其控制范围,因此,可以把它理解为遗忘物。梁丽知道纸箱是价值高的物品,显然不属于丢弃物后,没有交公却拿回家中,可见其主观上存在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意图。

清洁工“捡”300万金饰续:9成网友称非盗窃

广州日报5月12日报道 本报昨日独家报道的《清洁工“捡”14公斤金饰或被起诉》一文,刊登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巨浪,各大门户网站都在显著位置转载,很多网站都开辟了网友投票,让网友表明对梁丽案的态度。截至昨日17时,在各大门户网站的投票中,已经有超过60万的网友投票支持梁丽的行为不应该被认定为盗窃。

在所有投票网站中,梁丽的支持率达到90%以上,也有网友认为梁丽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。

女清洁工

被捕后情绪非常激动

昨日,记者再次采访了梁丽的丈夫刘建华,希望从他口中知道梁丽的一些个人情况。再次提起自己的妻子,刘建华两眼马上就红了,言语中流露出的首先是对妻子精神状况的担忧。

近半年来,刘建华没见过妻子一面,唯一接触过梁丽的是她的代理律师司贤利,司贤利称自己会见梁丽的时候,梁丽的情绪很激动,很不稳定,但应该没有精神方面的担忧。

刘建华在半年里,频频到看守所给梁丽送钱,刘建华希望能借此让梁丽安心点,让梁丽知道家里一切都很正常。

珠宝失主:

金龙珠宝不愿做回应

将14公斤黄金在无人看护的情况下,随意放置,王腾业存不存在过失?王腾业发现物品不见后,有没有现场当即找寻?东莞金龙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会不会对梁丽等涉案人员提起诉讼?

对于上述问题,昨日记者两次致电金龙公司。该公司接电话的一位男性工作人员明确表示,对于深圳机场14公斤黄金首饰“失而复得”的事,许多员工都知道,但领导正在外地出差,他们不好表态。

对于记者希望能采访金龙公司法律顾问的要求,该工作人员表示,公司法律方面的负责人正在开会,现在不方便接电话。“我们公司人很多,部门也很多,王腾业不是我们部门的人,你还是等我们领导回来再采访吧。”对于记者希望能提供当事人王腾业的联系方式,对方也当即予以拒绝。

虽然该工作人员留下了记者的手机联系方式,并承诺会尽快联系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,但截至发稿,记者并没有接到金龙公司的电话。

机场:

清理垃圾桶是清洁工的职责

清洁工捡走旅客不能带上飞机的物品是不是一种经常性行为呢?昨日,记者电话采访了深圳机场的相关工作人员。

机场方面表示,对于旅客不能带上飞机的物品,机场会提供限期寄存服务,在一定时间内替旅客进行保存,只有过期无人领取的物品才会处理掉。

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些物品也不是随便处理的,清洁工是外包的服务,不会参与到处理这些物品中来。

不过,该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肯定,清理候机大厅里垃圾桶的垃圾,是清洁工的职责范围,平时一些旅客会把不能带上飞机的水、化妆品、零食等丢到这些垃圾桶中。

学者评论:

“轻微的行政处罚足矣”

昨日,记者电话连线了中山大学法学院著名教授鲁英,鲁教授表示:“我从这个案子里看到了道德缺失的问题,看到了制度缺陷的问题,唯独没有看到刑事犯罪的问题,因此,对梁丽应该仅做轻微的行政处罚就可以了。”

鲁教授说:“从我目前了解的案情看来,从刑法角度来说,梁丽的行为构不成盗窃罪,对垃圾箱范围内的垃圾进行处理本来就是梁丽的职责范围。如果从民法角度来说,梁丽的行为属于贪小便宜,并有不当得利,这些应该是由失主来进行起诉的,不属于刑法范畴。我认为,对梁丽作轻微的行政处罚足矣。”

鲁教授表示,梁丽案显示出了一种道德的缺失和机场方在制度方面的缺陷,也显示了当事人法律意识的淡薄;另外,从道德层面来说,梁丽捡到如此贵重的东西应该首先交还失主,而不是带回家中;从制度方面来说,机场没有对清洁工处理垃圾做好规范,让清洁工捡走垃圾成为一种常态,这些缺陷都应该及时填补。

网友观点PK:

支持同情梁丽

在大洋论坛上,多数网友对清洁工的遭遇表示同情。

大洋网友dayoo654530:这不是偷,也不是抢,这是一个意外。她把贵重物品拿回家是为了财物的安全和自身的责任,因为现在社会上的很多人很难让人去相信,况且她只是一个清洁工,对法律当然也不是太了解。

再说了,捡到后,她并没有拆开来看,是她的同事拆开的。从这一点上来说她的行为就不是偷。

大洋网友octoberfox2:依照法律,女清洁工是应该判无期,目的是警戒那些后来人,对于不是自己的财物千万不要起异心。

但是试问:1、以后有多少人会一下捡到300万元的东西? 2、如果捡到的是2000元以下的东西呢,有没有人报警? 3、如果这名清洁女工捡到珠宝后逃之夭夭,失主该咋办,或许根本抓不到她。

支持惩罚梁丽

赴美生子利与弊

有律师认为,该案是否构成盗窃罪,构成要件在于这小纸箱是否还在失主的控制范围之内,以及梁丽是否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。如果有证据能认定纸箱在失主的控制范围之内,那么梁丽把纸箱拿走就构成了“秘密窃取”,如果能证明梁丽是明知里面是黄金还把纸箱拿走,那就是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,也就构成了盗窃罪。

一名来自武汉市的网友则认为:“大家都同情弱者。但从法律角度来看,女工恐怕难逃罪责,因为她知道箱内是黄金后,还是把箱子拿回家去了。从单位规定来说,她身为工作人员捡到东西,也应当上交给机场。”

一名合肥的网友认为:“清洁工应该算是内部员工,就算是捡到的东西也应及时交公,而不能带回家;当发现是价值300万元的黄金首饰时更不能私分掉,构成犯罪是理所当然的了。”